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特刊 > 正文

第二场高端对话:“旅游景区与旅游产业创新发展”

文章导读: 这场高端对话体现了四个理念:第一个是全域理念,第二个是创新理念,第三个是协同理念,第四个就是共享理念。

p28-1全经联执行主席 杨乐渝

全经联执行主席 杨乐渝

杨乐渝:对旅游来讲我是外行,我是做平台的,做产业落地,全经联的会员企业有两家已经在湘西落地了。文化旅游产业是我们其中的一个赛道,也是我们在2012年在国内率先成立的一个产业赛道。全域旅游的本质是什么?其实本质就是四个字:共享、协同。全域旅游的本质还是要通过旅游为载体打破不同部门的壁垒,是一种新的发展模式和新的发展趋势。站在整个湘西发展角度考虑,凤凰的流量其他旅游景区有没有共享,其他旅游景区每个景区的定位是什么,究竟应该共享什么?我想共享无非是三个。第一个是资源共享。

第二个共享是流量。每个景区有不同流量,比如说凤凰景区流量是最大的,但是流量能不能为其他古丈、花垣县、永顺其他景区共享,芙蓉镇也有流量,能不能为其他地方共享。

第三个是产业共享。每个旅游景区独特资源禀赋应该有主导产业,产业能不能共享,主导产业是沉淀我们的滞留时间,和把我们从观光游向深度消费,从过客向住客甚至永久居民,这样一种形态的转化。实际上景区就是一个IP,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引擎,就是全域旅游要带动整个湘西的发展,每一个景区应该成为一个引擎。现在景区缺少的恰恰是这些内容,这些内容没有形成沉淀和主导,所以人流滞留时间短。

现在不提弯道超车了,我们要换道超车,就是新经济新发展模式,就是从1.0到5.0。湘西是人口贫困,资源不是贫困线不是贫困地区,资源可是富裕地区。湘西具备了在新经济条件下导入新产业的这样一些条件,我们能不能够用平台化的方式导入这些创新的各类产业集群,使得这些产业集群和不同景区形成结合,拉动湘西其他各类散点资源的聚集。

p28-2吉首大学武陵山文化产业创意研发促进中心主任 张建永

吉首大学武陵山文化产业创意研发促进中心主任 张建永

张建永:中国文化特别强调“缺什么补什么”。乡村旅游从目前情况来看我认为三个维度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比如说政治维度,我们的精准扶贫这个精,放在全世界也难以找到这样的扶贫理念。第二个是经济维度,通过对农村的大规模投资通过旅游来拉动,这既是提升了GDP同时也是富裕了乡村,强化了乡村建设,所以这是经济维度,做得非常好。第三个就是文化维度,乡村旅游从来没有这么大规模地把文化放在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上,我们讲文化旅游,实际上文化这个纬度是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生态旅游,绿色的观念,这个文化现在已经普及人心,曾经有一度我们最大的爱好就是把绿色砍掉,分田到户以后我们特别迷恋钢筋水泥,特别憎恨绿色,到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会憎恨绿色了,所以这是生态文化的概念,生态维度的第一个方面。生态维度的第二个方面是拯救即将消亡的历史文化、传统文化、民俗文化,现在乡村游我们都知道没事把老太太拉出来,让她们唱一段传统的调子。所以回头看,这三个维度真做得非常好。但是我在想难道乡村游三个维度往前发展足够了吗?我觉得还缺一个维度——美学维度。

由于美学维度不直接对接GDP,由于美学维度不直接对接项目,又由于美学维度不直接关系到来多少钱的问题,因此被遗忘被丢失,并且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地步。如果我们的乡村游,再放大一点包括中国城市化建设,如果我们丧失或者缺失或者缺位了美学的维度,现在所从事的一切建设说不定5年后10年后又要推倒重来,这个教训实在是太惨重了。

所以我在这里特别呼吁有一个维度叫美学维度,就是说乡村旅游发展中,政治维度、经济维度、文化维度、美学维度这四个纬度一定都要具备。

美学维度就这么重要吗? 第一,美学直指我们的精神和灵魂,没有美学参与的意识形态的建设,没有美学参与的道德文化的建设,这种建设是残缺的。礼仪包括三个方面,道德、法律、美学。我们仅在经济、政治、文化方面解决乡村游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美学。美学一旦融进了日常生活,我们的精神和灵魂就有了新高度。第二,美学直抵我们的感觉。我们都知道审美就是叫感觉学,看一个村美不美,看一个人美不美,甚至看一个政党美不美,应该都是从感觉上看到的。现在很多乡村建设不是不努力,我们在三个维度上都在加大投入,我们的资金一把一把扔下去,但是为什么我们有的乡村建得怪模怪样,建得一团糟,以为贴了一个青砖就解决了历史回归问题,其实远远不是这样。因为感觉不能到位,美学是讲感觉的。第三,美学直抵规划。有没有美学参与的城市化建设,有没有美学参与的乡村旅游建设,这一定看得出来。我评审过很多旅游规划,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一个城市建设规划而不是一个旅游规划,因为这里面几乎就是美学缺位。我们的旅游建设我们的旅游规划一定不能缺位美学。有句话叫不是有钱就能搞房地产,其实也不是有钱就能做旅游规划,这里面一定要涵盖一种美学思想,创意就是美学思想在其中的最重要的核心作用。

乡村旅游建设的美学,概括说就是原乡精神。坚持原乡精神,就是一定要把乡村建设成乡村,可很多乡村建成以后不再是乡村。人类的形成,首先是乡村,然后才有城市,然后才有城市和乡村的互为作用。在欧美,他们的城市无论如何现代化,他们的乡村依然叫乡村而不叫城市。

p28-3华谊启明东方执行总裁 刘晓

华谊启明东方执行总裁 刘晓

刘晓:华谊是一个20多年的企业了,大家对华谊的主要了解板块也是华谊兄弟第一大业务板块影视娱乐板块,大家对华谊的电影和明星在座各位和全国老百姓并不陌生。但是华谊为什么2012年转型制作文化旅游呢?就是把华谊核心的东西,把华谊这些年的很多有自主知识产权的IP,包括老百姓熟悉的明星IP,和当地文化旅游做结合。

我主要谈一下从景区创新看旅游产业创新。

第一,景区创新。创新首先是盈利模式的创新。现阶段回想中国旅游30年,包括现阶段的旅游来源是什么?票房收入,单一的门票收入,2015年国家旅游局提出全域旅游,旅游模式仍停留在旧的那套方式。 目前国内景区,过多的是让游客消费自己的固有的传统文化,主要在做规模在做大,而忽略了中国人自己知识产权即IP。

第二,旅游市场创新。中国旅游以前大多是观光游、组团游,但现在的消费者在变化,不再是之前的组团游或者以旅行社导游为主的旅行方式,而是以游客为主导。中国的主要消费群体已是新生派,新中产是整个未来发展的主力消费群体。

第三,技术创新。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等,旅游也要实现技术创新,做一些符合现代人美学的东西,通过技术通过科技展现旅游,让游客通过新技术更多了解当地旅游。

第四,文化创新。文化创新就是怎样从传统文化、历史文化中呈现出符合现代人审美的现代文化。现在各个景区各个城市都在做演艺,但现在的演艺就是观光文化,而不是体验文化,只有体验了、深入了、了解了,游客才能住下来,旅游才能赚大钱。

第五,旅游从业人员创新。现在缺少的是旅游行业最基础的服务人员的培训。很多人去过上海迪士尼,看看迪士尼刚刚开业试营业时候工作人员的状态,再看看现在一年多后工作人员的状态,几乎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为什么?国外专业团队撤离了,现在是本土的运营团队在做。我认为未来旅游市场,景区也好、旅游产品也好,最缺少的是旅游基础从业者的培训、升级,旅游行业从业人员的创新。

第六,IP创新。因为大家都说华谊不缺IP,这些IP华谊想做什么呢?就是跟当地文化做结合,打造出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以湘西为例,大家了解湘西,大都是从三个代表产品来了解湘西:凤凰、芙蓉镇、边城。我到这三个地方后,跟当地原住民聊天,聊当地古城、当地建筑,问他们是否了解这个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建筑。我觉得这些本土的文化和故事正在慢慢流失。

我去过国外很多地方,英国和美国都有成百上千的剧院,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很有名,但播放的主要不是商业广告,而是公益广告,如百老汇的演出。这些公益广告讲述的是这个城市,让来到这个城市的人首先了解这个城市的精神,这个城市的精神就是自主IP。

湘西州也好,湘西州产品也好,也需要从这六个方面创新,所有东西要回归市场,市场缺少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

p28-4雪峰山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 陈黎明

雪峰山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 陈黎明

陈黎明:我是今天所有在座的唯一一个生活在大山里的人,我离开吉首又回到山里了——雪峰山。湖南省最贫困的人口是在雪峰山脉,这个山脉里面都是人口大县,比如新化县接近150万人口,隆回县130多万,安化100多万。雪峰山旅游产业是这样设计运营的。 首先是文化先行,成立研究会找出差异性,请到了张永建教授当雪峰山文化的首席策划师,他在大湘西旅游开发中用批判的眼光审视雪峰山文化。景区有33个古村落,有的一个镇就有宗祠和祠堂60座。这些现在又成宝贝了,所以雪峰山旅游是文化先行,找到文化的根和魂,为了文化先行前后投入2000多万。

第二,在景区花大力气培训农民。我带着寨子里面的老百姓上千人到广西、贵州考察,树立百姓的自信。现在做这种旅游考察别人也是一种学习,以后游客来了我们的目标是休闲度假,雪峰山是这样的,山不高,水也不高,袁隆平都是从雪峰山脉走出去的,稻作文化很发达,所以看了以后找到一个根本问题是什么呢?我们现在做乡村旅游,上次省委书记到我那讲,我开了一个玩笑,我说书记你看一下,他讲这个地方很干净很纯美,视线外没有任何建筑,我跟他讲不能学长沙,搞几百个农家乐。所以下一轮做的时候一定是农民他们自觉地参与进去,包括怎么样跟农民进行一系列的分享做了一系列的顶层设计。

第三,某种意义上讲是做好规划。初步成立的时候怎么做好规划,因为现在的规划确实专家、教授比较多,电脑里面一大堆,搞起来就是一个规划,所以我做规划是中科院地理所给我做的规划,专家来跟我一起走路,在一个花瑶景区走了两公里,这个怎么打造,就一步步把这些做好。现在某种意义上感谢,昨天跟刘州长讲,刘州长说现在是乡村旅游和旅游扶贫的一个重要节点,确实大家要分享过程中的经验,我认为这个会是相当重要,对我们从事实践工作的尤其是想要赚钱的,因为我们这个企业是国家没有用一分钱,用市场手段和发展带动市场发展。我说刘州长你是在关键节点的时候开这个会议,相当重要,现在的乡村旅游大量领导还不很清楚,主持人我讲一句题外话,在一个地方尤其是在一个县城,基本上交流干部比较多,领导去了以后县长、书记自己搞两三年,基本上没有长期效益,抓面的多一点。基本上没有长远观点,因为县委书记都是外地的,甚至有一个县本土干部只有一两个人,所以当地现在尤其是乡村旅游,一定是旅游产业的转型升级和体制改造,这个东西才可持续。

现在很多地方打造一片花海,把田开成鱼塘,包括农家乐,没有人去,就不是扶贫了,是贫上加贫,这个观点他们还是很接受。上次邵阳有一个地方到我那学习,他说董事长,我们准备跟省财政厅拿300万建一桃花海,半个月时间开花,门票收入怎么来?所以正因为旅游和旅游产业是一个高就业类的产业,所以要扎扎实实在雪峰山,在大湘西地区,在武陵山区把旅游品质提高,把文化差异性找出来,会带动更多人脱贫致富。

p30

主持人:这场高端对话体现了四个理念:第一个是全域理念,不是从一城一地、一产一业思考的,而是放在全域整体体系化的思考,从全域的发展来观察。

第二个是创新理念。嘉宾始终没有离开一个主题就是创新的理念,都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创新思想、创新思路和做法。

第三个是协同理念,自觉的站在协同的立场上考虑周边的发展和自我的关系,在当下没有协同谈不上协调发展,就没有共同的发展机会。

第四个就是共享理念。我们进入了共享经济时代,只有共同参与才能共同分享,通过共享、协同来进一步把武陵山片区通过旅游扶贫做得更好,实现本地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让我们共同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蒋莉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