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权健背后的“天津系”黑幕| 一直在传销,从未被严惩?

权健公司总部所在的天津市,拥有8家已获得商务部颁发直销牌照的保健品公司,这些公司都曾受到传销质疑。同时,在中国传销版图上,天津被许多人认为是北派传销的重灾区之一。天津保健品直销企业众多,且规模巨大;同时“传销”争议不断,事件频发。这两件事,恐怕不单是巧合。

p34-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的生活奢华、高调,奢华的背后或是无数人的血泪。视觉中国

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的生活奢华、高调,奢华的背后或是无数人的血泪。(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贺诗 | 北京报道

责编:陈栋栋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2期)

“在(权健)帝国的食物链里,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

2018年12月25日,医学知识分享网站丁香园旗下公众号“丁香医生”发布《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直指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权健公司”)部分产品骗人骗财,其行为涉嫌传销。

1月2日,据天津市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调查,权健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同时,天津市多部门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

1月7日,天津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称,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拘。

这不是权健公司第一次陷入传销争议。

实际上,权健公司总部所在的天津市,拥有8家已获得商务部颁发直销牌照的保健品公司,这些公司都曾受到传销质疑。同时,在中国传销版图上,天津被许多人认为是北派传销的重灾区之一。2017年求职大学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致死案件,正是发生在天津。

天津保健品直销企业众多,且规模巨大;同时“传销”争议不断,事件频发。这两件事,恐怕不单是巧合。

被质疑、被处罚:天津直销企业“无一幸免”

2018年3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称,预计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205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左右。

2018健康管理蓝皮书则称,我国保健品市场2005—2015年的平均年增速为13%,位居世界第一,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800亿元。

在中国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后,保健品无疑拥有巨大的市场前景,同时,由于其商品特性原因,非常适合直销模式。

发展“保健品+直销”这一商业模式,天津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商务部网站显示,从2006年2月22日雅芳(中国)有限公司获得第一张直销牌照至今,商务部一共发放了91张直销牌照,其中有8张给了天津的企业,这8家企业主营业务均是保健品生产与销售。

包括权健公司在内的这8家企业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要么受到过媒体和公众的质疑,要么因为违规销售受到过相关部门的处罚。

金士力佳友(天津)有限公司是国内第10个、天津第一个拿到商务部直销牌照的企业,时间是2006年10月27日。在全国工商联2018年8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其母公司天士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位列第214位。

据媒体报道,2018年上半年,天津市北辰区市场和质量监督局接到几十起投诉,称金士力佳友公司以多层次计酬的方式骗取投资人投资门店,最后修改方案拒绝返款,总共涉及金额数千万元。

获得全国第21张直销牌照的天津尚赫保健用品有限公司,2018年5月向商务部申请取消了旗下23款产品的直销资质,仅保留了3款产品。

据媒体报道,最近几年,尚赫公司多次因涉嫌夸大产品疗效、高提成诱惑、多层次计酬、跨地域经营等问题受到质疑,其回应统一为“代理商所为,与公司无关”。

获得第38张直销牌照的天津康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自2013年获得牌照以来,先后因涉嫌拉人头的销售方式被徐州、青岛、海口三地工商部门查处。

而获得第64张直销牌照的天津铸源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在山东多地的门店被查处,其中,菏泽市郓城县市场监管局曾发布通告:铸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天津铸源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金旭凯旋城店涉嫌通过购买产品成为会员,通过发展人员组成网络,奖金分为静态奖和动态奖,销售方式违规。执法人员就此下达了问询通知书,后该店主动关停。

天津和治友德制药有限公司拥有第75张直销牌照,商务部批准的其直销区域只包含5个省市,但据媒体报道,该公司已在18个省市开设分公司,其产品在多次质量抽检中均不合格。

获得直销牌照不到两年的沃德(天津)营养保健品有限公司,同样在2018年被媒体曝光售卖三无产品,宣称“什么病都可以治好”。

什么是传销?根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按条例规定,若以上企业确有以拉人头、多层次计酬的方式牟利,则难脱传销之嫌。

至于为何在天津有如此多的企业加入保健品行业,则要追溯到一个号称“保健品直销教父”的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李金元。

高调的“津门首富” “天津天狮”背后的血泪史

在获得商务部直销牌照的8家天津企业中,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特别引人注目。

根据全国工商联2018年8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该公司的母公司——天狮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狮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营企业中高居第三位,其董事长李金元被称为“津门首富”。

按天狮公司的官方宣传,李金元的发家史颇具传奇,一个14岁就在油田打工的农家少年,从贩卖豆饼的第一代“倒爷”,到开塑料厂、面粉厂的民营企业家,直至现在拥有亿万身家。

现在,天狮公司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知情人士称,李金元的日常行事异常高调。其在天津武清区的“行宫”占地 100多亩,行宫内家具全部为金丝楠木定制,价值超10亿元,光餐厅就有10多个,而李金元本人每年也只在这里住上半个月左右,他的行程遍布全球。仅在2018年,李金元就走访了美国、几内亚、加纳、越南、斯里兰卡、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数十个国家。

2015年,为庆祝天狮公司成立20周年,李金元带着6500多名员工去法国旅游,在戛纳和摩纳哥的79个四星、五星级酒店订下4760个房间,租用了146辆游览大巴。

这个超级旅行团包场参观了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又潮水般涌进了老佛爷百货,百货公司甚至为这些游客专门开设一层楼退税。李金元宣称,此次法国行的费用约为1300万欧元。

奢华生活的背后有无数血泪。其中最著名的一起案件,发生在云南省楚雄市。

2018年2月10日,楚雄市开发区发生一起命案,事后警方查获这是一个传销组织窝点,被骗入传销组织的张世才勒死了他的“监工”王关平。事后,传销组织的头目供述称,这个传销组织名为“天津天狮”。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资深反传销人士李旭表示,近15年来,以“天津天狮”名号开展传销活动的北派传销组织,已发展成为我国分布最广、最具暴力性的传销派别。据其介绍,内地传销有南派、北派之分。相对而言,诸如“1040工程”之类的南派传销,强调以资本运作为名的自愿式洗脑;北派传销则在洗脑过程中常伴有非法拘禁、殴打等形式的暴力控制。

天狮公司表示,上述传销组织、行为与自己无关。2018年9月11日,该公司网站发布公告称,假借与天狮公司合作、对外宣称是“天津天狮”或“天狮生物发展”而进行的欺诈、传销活动,其实际业务与天狮公司无关。

“那些人打着天狮的名号搞传销,是假天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天狮集团大中华区公共关系部经理石爽解释称,其集团下属的直销企业全称为“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而从事传销的假天狮自称“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二者有差别。

事实上,从工商注册信息不难看出两个公司的联系,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宝兰,其同时也是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

复制天狮模式,权健比天狮做得更大

天津市武清区,距天狮公司总部直线距离约6公里,是权健公司的总部所在地。

p36-2019 年 1 月 5 日,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无人机航拍的权健集团有限公司集中办公区。视觉中国

2019年1月5日,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无人机航拍的权健集团有限公司集中办公区。(视觉中国)

天狮公司创立于1995年,权健公司创立于2004年,权健模式几乎是对天狮的复制:用中医概念将产品进行包装宣传,再通过一层层人际网络进行销售。

权健创立至今,不断有天狮高层跳槽到权健担任重要职务。

有媒体报道称,几年前,天狮副总吴益群跳槽权健,作为元老级成员,吴益群对天狮的盈利模式了如指掌,这对当时正在复制天狮模式的权健帮助极大。

权健公司官网显示,2017年权健直销业绩176亿元,高居行业第4位,已经远远将天狮抛在了身后。

和李金元一样,权健董事长束昱辉同样保持着“高调的奢华”。他买下当时处于中甲的天津松江足球队,将其更名为天津权健,一口气投资6亿元,于次年冲超成功,现在的权健队中,帕托、维特塞尔、孙可、王永珀都是国内外的知名球星。为观看新帅卡纳瓦罗的首堂训练课,他甚至动用直升机空降球场。

2016年1月,束昱辉的儿子束长京在权健公司举行盛大婚礼,多位娱乐圈名人明星或亲临现场,或通过视频祝贺。

但束昱辉没能摆脱学历造假的阴影。权健官网介绍其毕业于清华大学,媒体报道说,束昱辉的真实学历为盐城工学院毕业,还有人说他实际并没有本科学历。

权健官网还赋予了束昱辉“中国自然医学领军人物”“人类健康特殊贡献奖”“特效医术名医”“推动自然医学领域发展最具影响力领袖人物”等诸多头衔,但据媒体考证,这些头衔大多不靠谱。

“神医”束昱辉旗下的权健目前拥有保健食品13种,其中9种都非自行研发,而是其他公司转让的。其中,将圣安明胶囊转让给权健的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为鲍东奇,此人曾是鸿茅国药的副总裁。

查阅商务部网站可得知,2013年8月7日,权健拿到了第40号直销牌照。同时,在2017年6月5日之前,权健的合法直销区域仅天津一地。但根据媒体早年的报道,2012年,就有人以权健的名义从事传销活动并被判刑,但权健本人一直安然无恙,并且规模越做越大。

在传销案件中,权健不仅多次全身而退,甚至作为证人出庭

实际上,传销并不是中国的特有产物。

在英文中,“直销”和“传销”是同一个词:Direct Selling,指经销商面对面向消费者提供产品和服务的销售模式。

1987年,日本生命漂洋过海来到深圳,这家在日本声名狼藉的传销公司成为中国传销的鼻祖。

日本生命所谓的产品依然属于保健品。

在当时的宣传中,该公司开发的磁性保健床垫,用了之后腰不酸腿不疼,若你购买后租给他人,每年还能赚取收益,比存银行要划算得多。

1998年,国家正式下文禁止传销,并于2005年8月发布《禁止传销条例》和《直销管理条例》。

商务部网站对直销企业可能的违规行为也早有公示:取得《直销经营许可证》,仅说明该企业具备从事直销经营的资格。直销企业从事违法经营甚至犯罪活动的,有关部门将依法查处、追究刑事责任,情节严重的,商务部将依法吊销该企业的《直销经营许可证》。

可是,从1987年日本生命进入中国,到2007年蚁力神破产,再到去年底的权健事件,31年过去了,保健品行业仍纠缠于乱象之中,这暴露出市场监管和法律惩处不到位的老大难问题。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从2015年至2018年,山东、安徽、吉林等多地都出现了权健公司涉嫌虚假宣传和传销的案件,但权健公司总部却全部撇清了关系。

这一次,天津市公安部门宣布对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刑拘,但在江苏盐城大丰,权健创始人束昱辉老家,权健集团华东总部似乎仍能正常运行。当地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权健被天津方面立案调查后,我们也到公司排查,没有发现产品,没有涉及传销的行为,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权健这类公司有直销牌照,但经常利用牌照打擦边球进行传销。”法律界人士表示,在实际经营中,直销企业下属有分支机构和服务网点,还有不同的分销商、合作方、关联方等多类经营主体,“其各自的法律责任和义务也不同。执法机关很难收集到充分证据,证明直销企业本身涉嫌犯罪。”

记者查阅判决文书发现,在权健涉及的已有传销案件中,检察院大多以当地加盟商为犯罪嫌疑人向法院提起公诉。至于权健公司,不仅完全撇清了自己的法律责任,甚至作为证人出庭,指出自己仅靠销售商品赚取利润,传销等行为则是加盟商所为,自己完全不知情。

对此,法律界人士表示,对直销企业的监管,涉及人员调查取证、跨区调查、网站检查等内容,单靠一个部门执法效率不高,“完善协作机制,区域间职能部门协作,能及时对跨区域的涉案人员开展联动调查,掌握证据。”

p37-2019 年 1 月 4 日晚,天津市武清区京福路上,沉沉夜幕下的权健(天津)肿瘤医院。视觉中国

2019年1月4日晚,天津市武清区京福路上,沉沉夜幕下的权健(天津)肿瘤医院。(视觉中国)

保健品行业潜规则:虚假宣传的下一步往往是传销

“保健品”“虚假宣传”与“传销”,这是权健事件背后的关键词。中国自古有“药食同源”的传统,近年来,国人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保健品行业异军突起。据媒体统计,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国内先后涌现出3000多个保健品品牌,有的延续至今。

由于行业特性,“保健品+直销”的商业模式备受青睐。拿到商务部牌照的91家直销企业,有75家经营保健品业务,占比82%。

2017年12月,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发布《直销企业分级分类监管课题调研报告》,报告显示,直销企业从事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在所有经营违法行为中占比高达88.9%,从事传销的违法行为则占比44.4%。

至于那些没有拿到直销牌照的企业,还有多少在背后干着虚假宣传和传销的勾当,根本无法统计。

在中国的保健品市场,虚假宣传与传销,危害最大。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有如下场景:

“专家”邀请一位老人上台分享用药后的感受,这位老人说:“你看我现在身体轻快了,斑也退了,感觉比以前好多了,谢谢张院士。”

“各位病友,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刚刚接到总公司通知,凡是今天在现场买药的朋友,我们3000元的药只卖2000。”

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很多人对这样的场面耳熟能详。这些场合参会的多是老年人,除了“现身说法”和“现场打折”环节,现场购买到一定金额,还能免费赠送旅游、金饰、粮油,不买简直亏大了。

这是中国保健品销售市场的真实写照。

仅靠虚假宣传,不足以利润最大化。接下来,公司会邀请你成为会员,入会后不但可以享受各种免费培训和福利,还有专家指导快速启动市场,将公司产品的好处带给其他人,根据公司奖励制度,你能从中享受各种返利,一夜暴富。

事实上,这就是“拉人头”发展下线方式的变相传销,权健则是这种模式的坚决执行者之一。

早在2014年,央视新闻就关注了权健的天价鞋垫。一位权健经销商向央视记者掏出了一双鞋垫。“骨正基就是一个鞋垫,能矫正骨骼,晚上睡觉放在枕头上能够治疗失眠,心脏病也能救,哪儿疼放哪里都有效,价格要1068元。这款产品有发明专利,有纳米材料。”

随后,经销商推荐记者加入权健团队,“不光自己买产品便宜,卖给其他人,自己能赚大钱。”

有媒体记者暗访西安的权健火疗店,流程如出一辙。

店主首先向记者介绍火疗的效果,“火疗是清朝时期宫廷御医研究出的宫廷秘方,无任何毒副作用。治疗什么失眠、头痛、肠炎、风湿、便秘都不在话下,是中医治疗湿气最好的办法之一。”

随后,店主邀请记者一起加盟。“我在权健已经做了3年。你想来调理没问题,来谈加盟也行。交8600元加盟费,公司给你产品,我们教你技术。”

曾经的蚁力神事件,也是保健品市场“虚假宣传+传销”乱象的经典案例。

2003年,王奉友成立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团有限公司,自称其产品的功效来自蚂蚁提取物,能“促进肾动力,增强性功能”。

蚁力神旗下公司大量收购蚂蚁,并向养殖户承诺:交纳1万元保证金租养蚂蚁,14个月后可以返还13250元,丰厚利润吸引了无数养殖户加入,并积极发展下线,规模迅速扩大。在蚁力神产品销售额仅6000万元时,收取的养殖户保证金就已达到几十亿元之巨。

然而养蚂蚁是假,造蚁药是假,只有收保证金才是真。

2007年,蚁力神公司资金链断裂,申请破产。2007年11月,王奉友等55人涉嫌合同诈骗等多项罪名被检察机关向沈阳市中院提起公诉。蚁力神自导自演的这场庞氏骗局最终以120万蚂蚁养殖户血本无归收场。


 

fm

2019年第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