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区域 > 湖南 > 正文

湖南纾困行动心有余而力不足?

多喜爱、金贵银业等公司却为何不曾雨露均沾?湖南纾困民企的模式是什么?有没有百亿纾困计划?谁被救助?实际纾困效果如何?

p89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李永华∣湖南长沙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2期)

1月9日,多喜爱公告称,公司实控人陈军可能被动减持股份,也就是遭遇平仓风险;1月初,金贵银业实控人转让控股权,却被曝光遭遇上海“伪国企”;湖南工程机械三驾马车之一的山河智能卖身广州国资的计划仍在推进中。

在如火如荼的民企纾困行动中,湖南行动迅速,被曝救助规模达百亿级别,跑到了“援军”前列,楚天科技、拓维信息、天舟文化、唐人神、克明面业等诸多企业实控人先后获政府施以援手,缓解股票质押爆仓危机。

多喜爱、金贵银业等公司却为何不曾雨露均沾?湖南纾困民企的模式是什么?有没有百亿纾困计划?谁被救助?实际纾困效果如何?

蛋糕有限,民企争抢纾困资金

“一两个亿没法解决我的难题。”多喜爱实控人陈军依旧保持着瘦削身材,略显疲态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截至1月中旬,湖南纾困民企每一单的规模均未超过5亿元。

2018年12月8日,唐人神披露,控股股东唐人神控股拟将其所持公司5800万股股份协议转让给湖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湖南资管”),转让总价3.11亿元。

这是湖南已经实施的本土纾困民企的最新一家。若包括长沙市的行动,则是第五家。

纾困第一单“花落”楚天科技(300358)。2018年11月5日,楚天科技公告,拟引入湖南资管成为战略投资者。一个月后,其控股股东拿到湖南资管委托湖南信托支付的2.68亿资金。

紧随其后的是克明面业(002661)。11月30日,克明面业的控股股东克明食品集团与湖南资管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者受让克明面业9.752%的股份,总价约4.29亿元。

除了省级纾困资金外,长沙当地也在行动。

11月29日,拓维信息(002261)公告披露,湖南信托受长沙银行、长沙市国投、高新麓谷创服三方共同委托,拟向公司实控人李新宇提供融资资金支持——首期信托资金借款1亿元。

12月2日晚间,天舟文化(300148)发布公告称,湖南信托受长沙银行、长沙市国投、长沙县星城发展三方委托,拟向控股股东天鸿投资及一致行动人肖乐合计提供首批资金2.842亿元。

然而,这并不能让所有待救助企业的实控人重获生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湖南还有一批民营上市公司实控人在争取政府的纾困资金,但无论是湖南省还是长沙市层面,均没有成立专项基金或类似的专项资金池,其纾困行动仍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每一家企业能拿到的资金都有限,不是需要多少就可以获得多少。

1月10日,湖南资管一位高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目前,我们在谈的湖南上市公司还有好几家。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制定过100亿元的纾困计划,也从来没有对外声称有这样的计划,实际上每一单都不一样。”

山河智能创始人、实控人何清华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坦承,之所以与广州国资洽谈转让事宜,是因为自己需要的资金量大,广州的资金更充沛,行动也更快。

多喜爱实控人陈军也急需一大笔钱,决意出手控股权。

蛋糕有限,就必然需要争抢。一家要求匿名的上市公司总经理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公司正在争取,但最后能否拿到,要看本事。

谁被救助?湖南的“三优”标准

当楚天科技被确定为湖南省第一家被纾困的民营上市公司时,当地不少资本市场人士在惊讶之余,纷纷在探讨纾困的标准。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诸多上市公司实控人对救助标准颇为关注。

从楚天科技开始,湖南纾困民企的标准就已基本敲定,概括为“三优”:优势产业、优质企业、优秀团队。

如,楚天科技是国内最大的制药装备制造企业,而号称在线教育服务龙头之一的拓维信息基本面良好,主营收入连续3年增长。

湖南资管上述人士称,“目前,符合我们要求的企业并不多。”

从前述5家湖南企业的被救助行动来看,实质上,被救助的并非上市公司本身,而是公司的实控人。

身为“三优企业”,上市公司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困难,甚至根本“不差钱”。例如,克明面业实控人变卖股份之时,克明面业账上趴着大量的闲置资金。11月6日,克明面业公告称,公司使用闲置募集资金5000万元购买长沙银行的理财产品。截至公告当天,克明面业尚未到期的理财类资金高达6.8亿元。

“三优”企业实控人为何受困?

手握“三优”企业,实控人缘何陷入困境?

在股市整体萎靡的行情下,公司股票价格“跌跌不休”,不断逼近乃至跌破平仓线,质押人不得不一次次补充质押物或者追加质押比例,直至加无可加,抵无可抵。

天舟文化控股股东天鸿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比例达98.47%,克明集团质押率为91.63%,唐人神控股股票质押率近88%。

高质押率只是表征,实控人推动的上市公司大扩张才是病因。2016年,克明面业曾抛出营收“百亿计划”,而其当年营收不到22亿元,意味着近5倍的增长目标。为此,克明面业一手收购,一手新建产能。

唐人神原本是湖南一家主营猪饲料的公司,2011年上市后又3次定增,大规模融资,进军生猪养殖业,拓展肉制品终端。每一步运作,实控人都需要自掏腰包跟进,质押上市公司股票是主要资金来源之一。

2017年,楚天科技联合控股股东楚天投资耗费11亿多元并购了德国诺脉科集团。据了解,这是楚天投资股票质押所得资金的主要去向,给其带来极大的压力。

山河智能董事长何清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资金缺口主要因为参与山河智能的两次定增,“上市公司融入二三十亿元,这对公司的作用很大。”

在山河智能2017年完成的定增项目中,何清华认购6014.87万股,耗资近4亿元。这次定增募资,主要用途是收购加拿大Avmax公司,山河智能由此跨界进入飞机租赁行业。

某上市公司高管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感慨,股票质押融资手续简单,成本也不高,只要股价跌得不是太厉害就没问题,“确实没想到2018年股票行情会这么差。”

各实控人面临资金困难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现在借不到“便宜”的钱。湖南一上市公司董事长说,以前去外面找钱,“有人说6个点(年利率6%),就有另外的人问5.8(%)要不要。现在,别人一开口就是18个点。”

湖南坚持“三不”原则

湖南确定“三优”标准的同时,还有“不控股、不做大股东、不干预经营”的“三不”原则。

楚天科技副总裁周飞跃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纾困资金不谋求控股权,这是我们最看重的一点。”

湖南资管承诺,成为唐人神第三大股东后,积极支持唐人神的正常经营管理,受让股份后,不谋求对唐人神的控制权,也不从事、协助、配合任何其他第三方谋求对唐人神的控制权。受让克明面业股份时,湖南资管的承诺如出一辙。

并非每级政府都具备纾困的实力,钱从哪里来,依然是个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长沙市纾困资金配比模式为2:1:1,即银行方出资50%,长沙市政府平台出资25%,上市公司注册地政府平台出资25%。

有上市公司高管称,该公司注册地所在的政府并不愿意,也没有多少闲置资金来帮助公司大股东解困。

即便政府愿意出手,也受制于资金体量。何清华就遭遇这样的尴尬。

多年来,山河智能与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并称长沙工程机械三驾马车,共同成就长沙第一个千亿产业,撑起长沙“工程机械之都”的名号。

长沙市委市政府对山河智能一直关爱有加。据媒体报道,就在何清华签署控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的同一天,12月19日下午,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率领200余人的庞大队伍到山河智能考察。

何清华说,长沙市很重视自己当前遇到的难题。然而,他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坦言,“我不希望丢掉控股权,也希望留在长沙。但时间很紧迫。”他希望,当地政府能突破常规,助他脱困。

金贵银业转让遇上“伪国企”?

不是每个地方都有钱,也不是湖南境内每家遭遇困境的上市公司实控人都能获得政府的大力支持。

有上市公司高管称,除了政府纾困资金,老板还有其他选择,“比如说民营资本”,但往往面临股权方面的要求,难以谈妥。其他国资也纷纷入场,但要价更高。

金贵银业(002716)近期密集发布的公告显示,实控人曹永贵拟脱手金贵银业的控股权,其所持金贵银业股票质押比例达98%。

2018年9月12日,曹永贵与上海稷业(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拟将其持有金贵银业约16.7%的股份(占曹永贵持有金贵银业股份的51%)转让给上海稷业。

天眼查显示,上海稷业属于中信集团。

12月11日,金贵银业董秘孟建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与上海稷业的合作在推进中,若大股东股权转让完成,上海稷业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具体经营主要还是原来的班子。”

尽管实控人可能易主,但金贵银业仍未停止扩张步伐。12月8日,金贵银业与湖南省国银新材料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

仅2018年,金贵银业就先后筹划收购宇邦矿业、临武嘉宇矿业、湖南东谷云商3家企业,合计规模高达40亿元。当年3月,金贵银业竞拍斥资1.87亿元拿下西藏金和矿业34%的股权,使之成为全资子公司。

病急乱投医。郴州当地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金贵银业这次可能遇上了江湖术士,“好吃好喝好招待,但吃了哑巴亏”。

证券时报调查证实,上海稷业的“国资控股企业”一直有名无实,未来可能连国资名分也不会再有,是“伪国企”。

在湖南,打算让出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不止曹永贵一个。何清华仍在焦灼地筹划与等待。

各家公司实控人拿到纾困资金后,其质押风险均在降低。2018年12月4日,楚天投资获得纾困资金2.68亿元。两天后,楚天投资将其所持楚天科技股份的20.35%解除质押,质押比例从99.99%下降至79.65%。

唐人神称,唐人神控股转让所得款项优先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解除质押的股票,唐人神控股股票质押率由目前84.33%预计降低至约50%。

其他各家大体如此。


 

fm

2019年第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