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扣非净利下降422%,浙江广厦股价却翻番,有何玄机?

文 | 中国经济周刊-金台资本组见习记者  陈一良

截图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截图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9月16日,近期股价狂飙突进的浙江广厦(600052.SH)高开低走,缩量收跌,盘中最低价5.54元/股,收盘价5.78元/股,全天收跌4.46%。

从8月26日股价开始出现明显涨幅至9月10日,浙江广厦仅用12个交易日便完成股价翻番,股价从2.75元/股涨至5.87元/股,涨幅超110%。此后几个交易日,公司股价虽有波动,但仍保持在5.5元/股上方,股价短期涨幅明显。

作为原建设部推荐的全国建筑业首家上市公司,浙江广厦在2015年宣布,用三年时间剥离房地产开发业务,转型影视文化产业。2018年7月,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以17.69亿元的价格向控股股东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广厦控股”)转让天都实业100%的股权,希望借此完成房地产业务的退出。

今年上半年,标的物天都实业股权的交割和相应投资收益的确认,使得公司2019年中报净利暴增10倍,这也成为此次公司股价暴涨的“起点”。

业绩暴涨源于资产出售

8月26日晚间,浙江广厦披露2019年中报,中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同比下降24.13%,总资产较2018年末下降42.96%,公司经营规模出现明显收缩。与此同时,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归母净利润11.69亿元,同比增长1022.27%,涨幅超10倍,基本每股收益达到1.34元,动态市盈率较低,引发市场关注。

从8月27日开始,公司股价连续迎来4个涨停,4个交易日成交金额超1.36亿元。9月2日至9月6日,公司股价在4.05元/股至4.95元/股区间略作休整后,在9月9日、9月10日再次录得两个涨停板,股价达到5.87元/股。用时12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实现翻番。

8月30日,公司公告表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69亿元,主要系报告期内确认出售天都实业100%股权产生的非经常性损益14.49亿元所致;在扣除报告期内所有的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2019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7亿元,同比下降422.62%。

公告强调:“因出售天都实业100%股权产生的非经常性损益不具备可持续性”。

一位杭州当地券商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认为:“虽然浙江广厦在上半年实现的归母净利润是11.69亿元,同比增幅超过10倍,而且动态市盈率一度很低,但这个业绩来自于资产出售,这是不可持续的。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公司去年同期的扣非净利润还有8903万元,但今年同期急剧下跌到-2.87亿元,同比出现由盈转亏的情况,可能意味着公司的实际盈利能力在下滑。公司股价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暴涨,投资者应保持理性,谨慎投资。”

股价翻番或有玄机

在公司实际经营状况没有重大改善,甚至实际盈利能力有所下降之时,公司股价暴涨是否另有玄机?

从消息面上来看,截止2019年6月30日,公司对外担保总额高达36.89亿元,占上半年期末公司净资产的103.80%,公司对外担保的被担保方均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相关担保金额较大,占净资产的比例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9月11日,浙江广厦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广厦控股的一致行动人、公司第二大股东广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广厦建设”)持有公司4723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仍全部处于被冻结及轮候冻结的状态,其被司法冻结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42%。 

7月15日,浙江广厦曾公告称,广厦控股累计被冻结股份2.14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65.51%,占公司总股本的 24.52%。

9月10日,浙江广厦再发公告,控股股东广厦控股持有的公司8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总股本0.92%)于近日解除冻结。广厦控股持有浙江广厦无限售流通股3.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43%,此次解除冻结后,广厦控股所持公司股份无剩余被司法冻结的情况。

前述杭州当地券商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大量股份被冻结,以及公司大额对外担保的被担保方均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等情况来看,公司控股股东资金状况较为紧张,“特别是去年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以来,控股股东要陆续向上市公司支付超过17亿元的天都实业股权转让款,这个压力是比较大的。”

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此次浙江广厦股价短时间内暴涨翻番,或是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迫于资金压力而进行的自救之举。

针对上述相关问题,9月12日下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浙江广厦位于杭州市莫干山路231号锐明大厦的公司总部进行采访,公司方面人士表示不予置评。

据东方财富Choice营业部交易统计信息,近日交易浙江广厦股票数额居前的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东方财富拉萨东环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中国银河证券北京建国路证券营业部等均属实力游资席位。

同时,记者注意到,来自杭州、东阳,以及东阳附近的金华、义乌、永康等地的证券营业部也多次登上浙江广厦龙虎榜。

主业转型前景有待检验

靠房地产起家的浙江广厦曾是中国地产界的弄潮儿,如今公司剥离房地产开发业务,投身影视文化产业,前景如何?

2015年下半年,浙江广厦提出三年内逐步退出房地产行业,转型影视传媒等大文化领域的发展战略。公司影视文化业务的经营主体以全资子公司广厦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广厦传媒”)为主,其主要经营模式为影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广厦传媒的产品策略为聚焦卫视精品剧,并逐步向网剧、网络电影、院线电影横向延伸。

2018年以来,浙江广厦参与投资的多部电影上映,如《欧洲攻略》、《中国蓝盔》、《深夜食堂》等,但对公司整体经营业绩改善帮助有限。

2018年,浙江广厦的影视业务占公司营收比例较低。2018年浙江广厦的房地产销售收入为4.83亿元,占比60.24%,影视业务营收2.6亿元,占比32.4%。但影视业务毛利率较高,达到41.21%,远高于房地产销售业务14.34%的毛利率。

时间来到2019年上半年,随着地产业务的剥离,浙江广厦房地产业务营收骤降至1585.04万元,占总营收的30.18%,影视业务营收仅为1606.31万元,占比30.59%。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影视行业利润率一般较高,但回款周期相对较长,加上去年以来,行业内着力加强对不良现象进行整顿,使得全行业面临更多不可控风险,企业融资成本提高,运行压力明显增大。

国内影视类上市公司正遭遇寒冬。

影视业大佬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近日自曝,2018年曾卖画解决现金流问题。华谊兄弟9月3日晚间公告,亏本清仓转让GDC公司股份;《长安十二时辰》投资方之一,被称为“传媒第一股”的印记传媒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于9月12日停牌,或被终止上市;《哪吒之魔童降世》发行方光线传媒遭二股东阿里创投减持。

浙江广厦也在近期公告提示风险,“剥离地产业务后,因公司现有影视业务业绩波动性大(2014-2016年间影视子公司承诺扣非后净利润约1.93亿元,实际完成约0.58亿元),盈利能力仍较弱,同时由于公司战略转型存在不确定性风险,因此,如短期内无法完成转型,公司未来业绩波动将加大,整体盈利能力可能受到影响。”

出售天都实业后手握19.52亿元货币资金的浙江广厦能否顺利实现转型,仍有待市场检验。

编辑 | 谢   玮

编审 | 郭   芳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