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改制接盘、“爆雷”还回 | 东旭光电重归国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庭阳  郭志强 | 北京报道

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在截至今年三季度,账上尚有货币资金183亿元的情况下,东旭光电(000413.SZ)两只债券“爆雷”。

而在“爆雷”后的第二天,当年从国资手中接下东旭光电的李兆廷又计划将公司“还给”国资。

“白马股”东旭光电“爆雷”,翻版康得新?

又一“白马股”债券“爆雷”,市场颇感意外。

11月18日深夜,上海清算所连发两份公告,称未收到“16东旭光电MTN001A”以及“16东旭光电MTN001B”中期票据的付息兑付资金和付息资金。

由此,东旭光电债券违约被确认。

19日一早,一个多月前一度自称“公司经营稳健、财务状况良好”的东旭光电公告称,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造成应于2019年11月18日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的“16东旭光电MTN001A”和“16东旭光电MTN001B”未能如期兑付。“公司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将尽快支付相关本金和利息,最大程度保证债券持有人的利益。”

东旭光电违约的这两只债券均于2016年发行,规模合计30亿元,两只债券这次应付本息合计约20亿元。

有市场人士称,东旭光电这次债券违约可能是“2019年年终最大的雷”。

据公司介绍,东旭光电是国内领先的液晶玻璃基板装备制造、研发销售企业,是全球光电显示材料供应商。2019年1-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6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35亿元。

东旭光电债券违约后,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质问:公司的情况是不是康得新的翻版呢?

这么问的原因是东旭光电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东旭光电账上货币资金183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梳理公开信息发现,今年以来,投资者多次在互动易平台上询问东旭光电:巨额现金趴在账上,为何大举借债?

如在10月31日,对于公司“存贷双高”的财务结构,有投资者在互动易上询问:这好像是之前爆雷公司的标志,可以解释一下有钱还借钱的道理么?

11月1日,东旭光电回复称,“公司经营需要作出充足资金准备,除受限资金外,还需要安排好安全运营资金、经营流动资金、研发投入及产线技术改造资金、投资并购项目资金、偿还有息负债周转资金、风险准备资金等。”

不到20天后,东旭光电两只债券确认违约。

备受质疑的“存贷双高”,实控人易主后融资333亿

数据显示,2018年底东旭光电货币资金为198亿元,长短期借款合计111亿元;到了2019年9月30日,公司账上货币资金183亿元,长短期借款合计增至131亿元。

账上有钱,却无钱兑付。

媒体援引东旭光电相关人士说法称,东旭光电主营业务属于资金密集型的制造业,本身就需要大量资金进行沉淀,以便进行设备储备、技术储备。另一方面,公司即便有大额账面资金,掰开揉碎之后,除了受限资金之外,可用的流动资金并不多——这就是公司有180多亿元现金却无法支付30亿元到期债务的核心原因。

11月19日,深交所向东旭光电发出问询函,要求“详细说明截至2019年三季度你公司账面显示存在大额货币资金余额情况下,却未能如期兑付本次中期票据回售付息的具体原因”。

其实,早在今年5月,东旭光电“存贷双高”的财务结构就进入了深交所的监管视野,在《年报问询函》中要求东旭光电说明: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财务费用的必要性及合理性。

此后,东旭光电回复称,公司所从事的光电显示产业属于技术、资金高度密集型的行业,技术壁垒高、资金需求大、投资回收期长,为了赶超美日主要寡头竞争对手,公司除了通过股权融资外,还需要通过有息负债取得公司持续研发、运营所必需的资金。产业特性决定了产业链主要公司普遍存在资金需求量大,负债高的特点。

海通证券宏观债券研究员姜超分析称,存贷双高一般指账面显示的货币资金与有息负债同时处于较高水平。一方面容易使投资者产生对于利息费用与收入的质疑,另一方面这类企业很可能在货币资金/短期有息负债这一指标上表现较好,如果背后的货币资金存疑,将可能使投资者对企业的短期偿债能力产生误判。

记者注意到,东旭光电违约的两笔中期票据,利率分别是4.48%和5.09%,而这样的融资利率,不比东旭光电的净资产收益率低多少。

2016年至2018年,东旭光电加权净资产收益率只有7.28%、7.09%和6.83%。

今年前3季度更低,年化净资产收益率只有4.6%。

这或许意味着公司经营效率低到尚不能承担融资成本,砸入资金越多,可能“窟窿”越大。

2018年,东旭光电利息支出12.04亿元,财务费用合计7.23亿元,占年度净利润的33.40%,5月的《年报问询函》中就直指其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较大”。

东旭光电的“融资之旅”从李兆廷成为公司实控人后开启,从那时到现在,一共有5次定向增发、3次中期票据和1次公司债融资,合计融资约333亿元。募集资金投向多数是建设第5代、第8.5代TFT-LCD(编者注:液晶显示器的一种)用彩色滤光片、新能源客车,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而从1996年上市到李兆廷成为实控人之前,东旭光电只有首发融资1.65亿元。

 6年前“三步走”吃下宝石A,“爆雷”后决定还给国资

在李兆廷入主之前,东旭光电股票简称一直是宝石A。2009年6月时,宝石A曾披露,公司的控股股东是石家庄宝石电子集团(下称“宝石集团”),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是宝石集团第一大股东,但宝石集团由石家庄市国资委监管,石家庄市国资委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09年9月26日,宝石A公告,石家庄市国资委支付对价后,受让了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这三家公司所持宝石集团股份。

这之后,李兆廷控制的公司通过三步,控制了宝石集团,李兆廷才成为宝石A的实控人。

第一步,以股权增资。在石家庄市国资委受让三家资产管理公司所持宝石集团股份几天之后,2009 年10月31 日,石家庄市国资委与河北东旭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东旭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统称“东旭集团”)签订协议,以宝石集团的净资产为基础,东旭集团将用公司股权或货币对宝石集团进行增资,而东旭集团72.21%的股权由李兆廷控制。

实际执行协议书是7个月后,即2010年6月,只剩下用股权增资——东旭集团以石家庄旭新光电科技公司50%股权向宝石集团增资。增资之后,东旭集团占宝石集团47.06%股权,石家庄市国资委占52.94%,李兆廷成为宝石集团的法人代表。

第二步,底价受让股权。2011年8月,石家庄市国资委与东旭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合同,前者将宝石集团22.94%转让给后者,转让价格5.31亿元,该价格为2011年6月在河北省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的转让底价。转让完毕后,东旭集团持有宝石集团70%,李兆廷成为上市公司宝石A的实际控制人。

第三步,全部收入囊中。2012年12月,石家庄市国资委与北京赫然恒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赫然”)签署股权转让合同,前者将宝石集团30%的股权转让给后者,并在2013年1月完成产权过户及工商注册变更,而北京赫然是东旭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经历三步,石家庄市国资委将宝石集团股权转让完毕。2014年1月,宝石A更名东旭光电。

李兆廷控制的公司通过三步控制宝石集团之时,正值宝石集团企业改制,记者拿到的一份2011年3月宝石集团改制方案提到:通过在有资质的产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转让宝石集团国有股权的方式,按照择优选择或价高者得的原则,广泛征集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国有股退出控股地位。

当时,石家庄正在推进和规范国企改革,上述改制方案制定的依据之一便是2010年5月印发的《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和规范国有企业改革工作的意见》,而其中提及的国企改革主要形式之一便是“国有股权转让”。

而针对宝石集团改制的举报一直不断。彼时,石家庄市市长是艾文礼。

2018年,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投案自首。今年4月,艾文礼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经法院审理查明,艾文礼利用其担任石家庄市市长、中共河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改制、项目开发、舆情处置、安排工作等方面谋取利益。

而就在东旭光电的两只债券“爆雷”后,19日,东旭光电公告,李兆廷旗下公司拟将东旭集团51.46%股权,转让给石家庄市国资委,此转让事项尚需上级有权单位审批。

8年之后,石家庄市国资委或将再度成为东旭光电实控人。

编辑 | 陈惟杉

编审 | 郭   芳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