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内地学生“逃港”大撤离

内地学生:“走在街上不敢说话,怕被听出是内地人”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燕 | 北京—香港连线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22期)

P28暴徒在香港浸会大学附近的道路设置了路障

暴徒在香港浸会大学附近的道路设置了路障

近来,香港暴力事件不断升级,暴力从街头一直蔓延到了校园里。

11月12日下午,有最美校园之誉的香港中文大学(下称“港中大”)沦为“战场”。在港中大二号桥,大批黑衣暴徒和警察“隔桥对峙”,校园内多处着火,烟雾弥漫,场面混乱,直至夜晚10点多,场面才慢慢平息。

11月13日,除港中大外,香港理工大学、香港浸会大学、香港城市大学等多所大学相继发生了暴力事件。据记者了解,香港理工大学外的主干道被杂物堵塞,大学的楼梯入口也被堆满了杂物。香港浸会大学附近街道的砖块被人撬起,摆在路中间用来阻挡车辆通过,暴徒还竖起了胶板将道路封死。

13日下午,香港多所大学陆续发布了停课通知,表示将以延期或网上授课的方式继续本学期内的教学。当日晚间,港中大发布公告,即时结束2019—2020年度第一学期的所有教学,直到2020年1月6日第二学期开始。

停课通知发布后,更多的内地学生开始涌向深圳。深圳多家大学、社会团体和企业陆续发布公告,愿意免费为离开香港的学生提供住宿和实习工作机会。

P29-1香港理工大学外的主干道被杂物堵塞

香港理工大学外的主干道被杂物堵塞

P29-2香港浸会大学举办毕业典礼的礼堂门前被堆满了杂物

香港浸会大学举办毕业典礼的礼堂门前被堆满了杂物

港中大内地学生讲述撤离香港经历

11月12日,正在港中大就读硕士课程的内地学生Zoe恰好外出访友,在得知学校内发生暴力事件后,无法安全回校的她只好选择在朋友家借住。

据她的同学向她介绍,尽管发生暴力事件的二号桥离宿舍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当晚的情况未免让人忧心。据香港警方第二日通报,当晚在港中大暴徒投掷的汽油弹达数百个,港中大变身“兵工厂”。据称,当时有一些内地学生已经表示要离开校园,甚至离开香港回到内地。

港中大傍山而建,外出交通主要依靠与二号桥相连的公路和地铁站。暴力事件发生后,地铁站门口被暴徒用杂物堵住,线路已经停止运行,公路也出现了严重堵塞。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学生选择向社会求助,寻找车辆离开校园。

香港警方介绍称,13日早上已经调派水警,协助一批打算搬离校园的港中大内地生前往安全地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在一些内地媒体和校内内地学生组织的安排下,陆续有私家车和大巴前往港中大,将想要离开的内地学生送往口岸。

Zoe是13日中午才回到港中大的。她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回宿舍的路上,她一直低头快走,连抬头看看四周都不敢,但是仍然能明显看到校园被破坏留下的痕迹。在记者问及当时是否曾拿出手机拍照时,她说:“不敢拍,要是拿起手机拍的话,容易引起注意,甚至被围堵。新闻曾经报道有市民在路上拿手机拍他们(黑衣暴徒),手机直接被扔掉了。”

在收到学校的停课通知后,Zoe决定暂时离开香港。她表示,离开的决定做得很匆忙,当时认识的内地同学不是已经走了就是正准备走。由于要走的学生太多,她并没有联系前来援助学生离开的车辆,而是决定和几个同学叫出租车试试。

13日晚上,Zoe和朋友顺利过关,来到了深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协助港中大内地学生撤离的民间组织处获知,这几天他们一直在联系大巴和私家车,帮助内地学生离开港中大。截至目前,已经有近九成的港中大内地学生安全离开。

P30-1 位于港中大旁的港铁大学站出入口被暴徒用杂物堵住

 位于港中大旁的港铁大学站出入口被暴徒用杂物堵住

P30-2港中大校园到处可见黑衣暴徒留下的杂物和路障

港中大校园到处可见黑衣暴徒留下的杂物和路障

P30香港本地论坛“连登”上的发帖截图

香港本地论坛“连登”上的发帖截图

内地学生:“走在街上不敢说话,怕被听出是内地人”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类似的撤离更早也曾在香港科技大学(下称“港科大”)进行。

11月6日,一名内地学生在港科大校园内惨遭多名黑衣暴徒“私刑”。

这名被“私刑”的同学姓郑,6日下午5时,他和其他一些内地同学一起身穿白衣参加港科大校长的公开论坛。傍晚7点左右,郑同学因故提前退场,当他走到一排黑衣人附近时,一名女生突然用侮辱性词汇向他叫骂,同时许多黑衣人开始起哄。郑同学随后转身离开,走到过道时,一名靠近他的黑衣男子突然倒地,并大喊是郑同学把他打倒。接下来,大批黑衣人立即将郑同学包围,在雨伞的遮挡下对他拳打脚踢,把他打到额头流血。其间,暴徒还抢走了他的钱包、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

事件发生后,香港中联办官方微信号发布的一封“香港中联办教科部致在港内地生的公开信”表示:近期,香港校园出现了一些暴力事件和欺凌行为,有内地同学受到围攻、滋扰。我们对有关校园暴力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并已于第一时间跟进帮助和处理。一直以来,祖国内地对同学们非常关心,请大家保持冷静、注意安全、安心学业。遇到困难请及时向校方反映并与我们或香港内地学生联合总会保持联系,也请同学们多向家里报平安,让家人放心。

在香港工作的江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私刑”发生后,自己和几个朋友曾经开车前往港科大,将几名在港科大就读的内地学生送往深圳口岸。他表示,这几名学生都不会说粤语,再加上港科大交通不便,“当时暴徒情绪激烈,他们被堵在实验室,只能通过外部的营救撤离。”

一名不愿具名的在香港读书的内地学生发给记者一张香港本地论坛“连登”上的发帖截图,图中所示的帖子称:“从今日开始,见一个内地生,就打一个。”

这位内地学生对记者表示,在香港读书的一年半里,大部分香港本地的同学都很热情,对他帮助很多,尽管大家对一些事情看法不同,但也能做到互相理解。可是随着暴力事件日渐升级,他明显感受到黑衣暴徒对内地学生的仇视,有时候走在街上都不敢开口说话,怕被听出他是内地人。

在岭南大学就读本科一年级的章扬(化名)也选择在13日离开香港。

章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不同于其他几所大学,岭南大学的校园里一直没有爆发激烈的暴力事件,相对平静和安全很多。但是港中大发生暴力事件后,学校随即通知停课。且这段时间以来,受到暴力事件的冲击,学校的餐厅和周边的餐馆时常无法正常营业。因此在大批学生选择离开香港后,他和同学们也陆续选择了离开。

在与记者沟通时,章扬已经身在深圳机场,准备坐飞机回到老家休整一段时间。

而来到深圳的Zoe决定在深圳暂住一段日子。虽然有不少热心组织提供了免费住宿,但是由于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太多,Zoe联系了很多家都表示已经满员。最后,Zoe和同学短租了一间民宿。“先等等看学校的通知吧,看看12月还要不要考试,如果考试也确定不需要了,那就直接回家了。”Zoe说。

尽管有很多内地学生选择离开,但仍然有一部分内地学生决定继续留在香港,Sherry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没有发生这些冲突,Sherry在香港城市大学的毕业典礼就在10天后,对这一天她期盼了很久,但是目前看来,毕业典礼很有可能会被延期。

“我很喜欢香港。6月以来,家人每天都会打电话来问近况,担心我在这边的情况。事实上,只要避开发生冲突的特定地区,我认为还是比较安全的。但示威行动确实造成了很多不方便,比如地铁被破坏已经成为这段时间的常态,去哪里都不方便。另外,晚上也不敢出来了,商店也都很早关门,对生活确实造成了一些不便。”Sherry说。

“这不是示威活动,这是暴力和准恐怖主义行径。这些人也不是示威群众,是暴徒和潜在的恐怖分子。”江先生表示,如果香港的局势再继续发展下去,他会考虑去内地工作,“因为香港太危险了”。


2019年第2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2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编辑:陈惟杉 编审:张伟)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