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网传饶毅举报vs饱受质疑的绿谷制药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胡巍 | 北京报道

短短一个月内,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下称“绿谷制药”)及其新药“九期一”两次大范围引发舆论关注。

11月29日上午,一封疑似由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写给国家自然基金会李静海主任的信在网上流传,点名质疑国内3名科学家,认为他们存在学术造假行为。有媒体将该信截图发给饶毅求证,他回复称:“没有发出,有过草稿。”

被这份信件“草稿”举报的3位科学家中,就包括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耿美玉。网上流传的“草稿”截图显示,一篇耿美玉作为通讯作者的论文宣称其“发明的药物GV971能够通过肠道菌群治疗小鼠的阿尔茨海默症”,但“草稿”内容又指出该论文存在学术不端,“不造假是不可能的”。

饱受质疑的“绿谷制药”

GV971便是商品名为“九期一”的国产抗阿尔茨海默新药。媒体报道,自阿尔茨海默病被发现的100多年来,此前全球用于临床治疗的药物只有5款,但疗效均不明显。

11月初,多家媒体报道,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于11月2日有条件批准了绿谷制药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的上市申请。报道称,“九期一”的问世,是耿美玉率领的团队持续研发22年,在中国海洋大学、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与绿谷制药的共同努力下取得的成功,其上市填补了国际上在这一领域17年无新药上市的空白。绿谷制药董事长吕松涛当时表示,“九期一”于11月7日投产,并将在12月29日前把药物铺到全国的渠道。

作为一款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原创药物,有关“九期一”投产和上市的新闻,一时成为广大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及其家属的福音,引发各界好评,但质疑声也同时出现。

11月上旬,以“打假”闻名的科技界人士方舟子公开撰文表示,“国际上做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三期临床试验通常要让试验对象服药长达两三年,而这款药三期临床试验居然只做了9个月(36周)就认定有效了”,其药效值得怀疑。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对于“九期一”的上市批准实为“有条件批准”。依据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对治疗严重危及生命且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疾病以及公共卫生方面等急需的药品医疗器械,临床试验早期、中期指标显示疗效并可预测其临床价值的,可附带条件批准上市,企业应制定风险管控计划,按要求开展研究。”

而方舟子在前述文章中还提到,绿谷制药“是靠‘抗癌保健品’灵芝宝起家的,由于做虚假宣传被揭露过了无数次”。

方舟子所提的“灵芝宝”全名“中华灵芝宝”,为绿谷集团旗下保健品,后又更名为“双灵固本散”,其广告曾通过各种途径传播,在国内一度有较高知名度。但在新世纪的头一个10年,有关该保健品的负面报道也屡屡见诸媒体。

比如2002年,《南方周末》刊发报道称,“中华灵芝宝”自1996年问世以来,因其违规宣传,被北京、上海、江西、福建、湖南等多地工商、卫生部门予以查处,甚至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撤消过药品批准文号。该报道还称, 1998年2月19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1996年2月15日、5月15日,赵斯安在任陕西省卫生厅药政处处长时,先后两次收受上海巨人集团出资、陕西省明德制药厂送上的现金共1.5万元,构成受贿罪。“上海巨人集团后已更名为上海绿谷集团,明德制药厂也已成为绿谷属下的西安绿谷制药公司,负责人都是吕松涛。送钱的目的是加快办理‘中华灵芝宝’、‘灵芝片’、‘灵芝胶囊’等5种药的批文。”该报道称。

2010年,《健康时报》的一篇报道称,“双灵固本散”的宣传广告非法盗印在伪造的《健康时报》上,“从2002年至2006年,‘双灵固本散’至少先后6次非法盗用《健康时报》等多家媒体的名义,进行违法虚假宣传。”

该报道指称:“自从2001年7月,国家建立了违法药品广告公告制度起,‘双灵固本散(原名中华灵芝宝)’就屡次登上违法药品广告公告‘黑榜’。据健康时报记者统计,截止到2006年11月15日,在这五年多时间里,绿谷公司生产的‘双灵固本散’累计至少发布违法广告834次!”

“应当针对‘九期一’本身的研发进行调查”

天眼查收录的信息显示,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5月,是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与上海绿谷(集团)有限公司共同组建的专业从事药品研发、生产的现代化制药企业。

天眼查信息还显示,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九期一”研发团队核心人员耿美玉现任斯内华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监事,并曾在上海绿谷药物开发有限公司、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担任高管,这三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吕松涛。

11月29日,疑似饶毅所写的这份信件“草稿”,点名质疑作为权威科研机构研究员的耿美玉。一位从事制药的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由于饶毅在科学界历来享有良好声誉和较高威望,他的质疑因此掷地有声。

该业内人士坦承,自己在某种层面上也是饶毅的“粉丝”,但他同时指出,绿谷公司过往在保健品宣传方面的违规违法记录,与该企业当前从事的药物研发没有必然联系。“不能因为过去有媒体对其做出负面报道,就对绿谷现在的研发工作做出负面评价。就事论事地说,应当针对‘九期一’本身的研发进行调查。医学领域的专业性极强,饶毅等人的质疑和举报很有价值,但质疑和举报不是定论。”

该业内人士认为,“此番舆情或为净化国内科研环境提供了一次契机。学术不端行为在国内并不罕见,这次质疑的影响已完全突破了学术圈界限。政府有关部门有责任组织权威、深入、公正的调查,及时、准确地公布调查结果,该澄清的澄清,该严惩的严惩,避免不了了之。借助具体事件的较大影响力,或能影响整个科研环境。” 

编辑 | 李慧敏

编审 | 张   伟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