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走进福岛核泄漏区 | 那些难以消除的核辐射污染和恐惧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 福岛报道

即使是在8年之后,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带来的恐惧和疑虑依然难以消除。

复兴厅是日本政府为福岛海啸灾后重建专门成立的内阁机构,在长达8年的灾后重建之后,11月中旬,日本政府复兴厅邀请中国媒体前往福岛一线调查采访,努力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消除国际舆论场疑虑之意图明显。

然而,即使日本政府付出了巨大努力,与消除核辐射本身同样艰难,甚或更难的是消除疑虑。

堆积如山的核辐射污染物怎么办? 

在福岛境内,我们乘坐的大巴车驶向核泄漏禁区。

“除去土壤运输车”

“除去土壤运输车”(《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 摄)

沿途,“除去土壤运输车”频繁擦身而过;装满了核污染土壤的黑塑料袋堆积如山,每隔一个路段出现在远离人居的地方;在无限接近禁区的路段,每隔数米,出现一个“归还困难区域 通行限制中”的黄色警示牌,提醒着人们黄牌以内是禁区。

装满了核污染土壤的黑塑料袋堆积如山

装满了核污染土壤的黑塑料袋堆积如山(王文静 | 摄)

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5公里以内,目前仍是禁区。

黄色警示牌提醒人们黄牌以内是禁区

黄色警示牌提醒人们黄牌以内是禁区(王文静 | 摄)

回到8年前的灾难现场,海啸袭击了福岛第一核电站,导致3座核反应堆氢气爆炸。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尘飘落在福岛县境内,污染了土地,日本政府因此下令距离核电站20公里以内为禁止进入区域。

在之后8年乃至未来更长的时间里,除去核尘污染物及土壤是最主要的工作之一。

在福岛县农业综合中心,该中心安全农业推进部部长草野宪二向记者介绍说:经研究,铯为核泄漏的主要放射性物质,集中在土壤表层5厘米的地方形成结晶。日本政府因此决定将福岛县表层5厘米厚受污染的土壤全部铲除,运输到远离生活和生产的偏僻地区封存保管。

这项浩大的工程一直持续至今,以至于在高速路上,“除去土壤运输车”络绎不绝,而装满了核污染土壤的黑塑料袋也成片堆积。

据日本官方估算,到2021年,受污染的土壤堆积总量将达到1400万立方米。

如今,这些越积越多的核辐射污染土壤该如何处理已经成为难题。

今年10月,台风“海贝思”引发洪水,一批装有核辐射污染物的垃圾袋被冲入附近的河流,这一度引起日本国内以及国际社会的恐慌和指责。

田中和德接受采访

田中和德接受采访(《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 摄)

在复兴厅,日本政府众议院议员、复兴厅复兴大臣田中和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直言:“污染物被洪水冲走的事是真实的,但是量不是很多。日本是一个经常遭受台风等灾害袭击的国家。这次有一些受污染的泥土垃圾,虽然装在一个大塑料袋里,但是因为我们在管理上还存在问题,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最终导致了一部分泥土流失。”

田中和德称,事后,他们对相关流域进行了放射线检测,“检测的结果并没有超标,跟平时一样。从这个意义上讲,没有造成大的危害。”

据日本复兴厅提供的数据:全部保存的核污染土壤数量是2667袋,一共被冲走了90袋,目前还有35袋没有找到。

田中和德承认,这次事件对他们来说是一次很严重的教训。“如何保管好这些受污染的泥土,最终怎么把它们全部处理掉,以后要吸取教训,继续做好各方面的工作。”

据他透露,中央储藏中心已经快建成,这样就可以把堆放在福岛县内各个地方的污染物全部集中在一个地方进行安全的、长期的管理。“这样大家的担心可能就会消解。”

然而,最终应该怎么将其处理掉,日本政府仍未形成解决方案。

有日本环境部的官员建议,随着除污技术的进步,受污染土壤浓度进一步降低,在特定条件下,公共工程项目可以再利用受污染的土壤。这很快遭致日本民众的反对。

日本政府也曾承诺:在2045年3月前,会将污染土壤移出福岛,搬运到县外的最终处理场。

但要找到福岛以外的地方愿意接受处理如此大量的核污染物并不容易。

这已经成为了棘手的问题。然而,最棘手的还不是土,而是水。

核污染水真要排入大海吗?

核污染水的处理是更大的难题,日本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显然面对更大的国际舆论压力。

当年发生爆炸的3座核反应堆冷却水带有大量放射性物质,虽然日本方面已经引进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过滤设备进行过滤,但仍有一种名为“氚”的放射性物质目前还无法清除。因此,过滤完的废水重新回流到核反应堆做冷却水,多余的废水储藏在大型水箱中。

“海外有报道说我们把污染水全部排到海里,这是没有的事情。”田中和德澄清说,福岛核电站的污染水全部进行了严格的净化,处理后的水全部囤积在水箱中。“从水质上讲,应该说符合目前国际上污染水的处理标准和要求。但放射性的氚除不掉,全世界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目前,福岛核电站已经在977个大型储水箱中蓄积了超过115万吨污染水。当下,每天还有170吨经过净化但依然含放射性氚的废水产生。

福岛核电站的运营商东京电力公司称,计划建造更多的储水罐,并且将在2022年夏天建成,但最多也只能容纳137万吨污水。

越积越多的核污染水究竟应该怎么办?这令日本政府颇伤脑筋。

“如果最终除掉放射性氚的话,这水能不能回流到海里?这是我们国内现在比较关注的问题。”草野宪二对记者说,“日本政府在考虑这个问题,但前提是要把氚除掉,所以日本现在拼命在研究如何把放射性氚从水中除掉。” 

日本政府曾多次表示,考虑向海洋中排放经净化处理的核污染水,并强调这些水符合安全标准,这种排放量对人类健康带来的风险微乎其微。

他们给出的数据支撑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氚总量为860兆贝克,即使在一年时间内全部排放进海洋,辐射量约为0.052-0.62微希,而人们日常生活中自然受到的辐射量是一年2100微希。

然而,这并不能消除国际社会的疑虑。韩国方面就多次表达此举对环境影响的担忧,并因此与日本方面展开激烈的交锋。

日本政府众议院议员、复兴厅复兴大臣田中和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坦陈:“我们知道一般情况下经过净化处理的水,在许多国家直接排到海里。但是因为有福岛核电站核泄漏这样很不好的印象,所以不仅海外人士表示担心,其实日本国内人士更担心,尤其是灾区的一些渔民表示了强烈反对。因为他们为了让自己的生产得以恢复,已经做了这么大的努力,如果水流到海里面,万一检测出超标,那么对他们会造成更大的打击,所以我们现在只好把这些水全部囤积起来。但囤积的水越来越多,这也是目前一个很大的问题。”

显然,这个问题尚未能取得最后的共识,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日本国内都希望日本政府在这个问题上能更严格和审慎。

这对日本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如果成功了这里将为全世界贡献经验,而一旦失败,则将成为全世界的教训。

编辑 | 陈惟杉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