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周刊精选 互金传奇倒在P2P门前|“先锋”张振新离世后,巨额亏空谁来填补?

互金传奇倒在P2P门前|“先锋”张振新离世后,巨额亏空谁来填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 上海报道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9月18日,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内,先锋系掌门人张振新骤然离世,留下深不见底的债务和数十万的债权人。

死讯隔了半个多月才宣布。10月5日,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先锋”)、网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网信集团”)通过官方公众号“网信官微”联合发布讣告: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8岁。

“这对我们而言大概是最坏的消息,”通过网信集团平台投资了“尊享”标的的上海投资者周先生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信集团自7月4日传出疑似爆雷后,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有投资人查出,有很多借款企业已经在申请更改注册资本,比如由3亿元改为了1500万元。更有甚者,已经在申请注销。”

张振新去世的消息发布之后,在自媒体的“旁征博引”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其“诈死”。“张振新之死”一度上了热搜。

迫于舆论压力,10月8日,网信集团在“网信官微”公众号发布声明,披露了救治细节。此外,该份声明还附上了法医鉴定机构的死亡病因鉴定结果以及切尔西和肯辛顿区政府开具的死亡证明。

张振新的金融“帝国 ”:近乎集齐全套金融牌照

公开资料显示,张振新出生于1971年,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拥有经济学硕士学位。从东北财经大学毕业后,张振新进入了上海万国证券大连营业部工作。

2000年,张振新成立了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并出任总经理。2003年,张振新成立了联合创业担保集团(现名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同年,创立先锋集团。

先锋官网显示,先锋集团布局金融科技、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领域, 业务覆盖中国主要省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在东南亚、英国、美国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支机构,中国总部位于北京,海外总部位于香港。

自2013年在香港成功买壳中国信贷科技(现名中新控股,8207.HK)后,先锋集团步入多元化扩张快车道。主营业务有8项:第三方支付、在线投资、科技驱动贷款,传统贷款及融资服务、社交游戏、保险、资产管理、区块链。

天眼查数据显示,张振新担任股东的企业共有7家,包括先锋创业有限公司、大连金州联丰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等。同时,张振新拥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共有77家,包括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先锋产业金融发展有限公司等。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3年张振新创立“联合创业担保集团”开始,16年来,“先锋系”通过收购及申请拿下了银行、证券、基金,以及担保、租赁、保理、支付、征信、互联网小贷等近乎全套金融牌照。

多个互金产品“失手”   压垮张振新的是P2P?

或许由于过往金融版图步子迈得过大,加之互金P2P等监管政策环境的变化,先锋系近些年多个互金产品“失手”,2019年,张振新的先锋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先锋系公司网信证券(全称:“网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资管计划出现了逾期。3月15日,网信证券发布声明称,在3月11日前已将报道中涉及的资管计划“信锋35号”全部兑付完毕。

“我所知道的是,当时母公司救了这么一次,出了一部分钱,不是全部,”10月10日,一位接近网信集团高管的金融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块: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近60亿元;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上述几个板块均出现不同程度逾期。

“网信集团山穷水尽的状态至少已有一年半,母公司会救急但不一定会兜底,这是在自己(指先锋集团)有余力的情况下。“前述金融人士对记者透露。

根据“网信官微”公众号显示,8月13日,网信集团高管们曾主动与用户代表见面。会面中,先锋集团执行董事兼网信集团董事长李焕香坦言,无论她和网信的团队付出了怎样的努力,也没能阻挡住平台流动性的枯竭。

李焕香还说:“逾期后,部分机构的部分员工离职使得相关工作需要交接;支付通道暂停后,还款路径变更,启用新的还款方式需要让借款人反复确认,还款路径的变化一定程度影响了还款操作,导致还款时间拖延。”

据了解,李焕香所说的“支付通道”指的是先锋支付。

10月4日,中新控股公告称,自2019年7月8日有关部门现场检查后,先锋支付有限公司已暂时停止营运。10月10日,先锋系另一家网贷平台掌众财富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清退P2P业务。

被激怒的投资者:兑付方案在哪里?

虽然眼下官方还没有对网信集团予以定论,但挤兑已经开始出现。在投资者微信群中,不少投资者表示:“已经等三个月了,不想再等了。”

前述金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挤兑潮发生后,新客户没有信心投你,老客户不断出现挤兑,市场就萎缩了;而另一面的资产端,借你钱的人希望你赶快关门,就不还钱了。这两方面挤压,就算企业扛过去了,也是元气大伤,再加上政策暂时不予备案,那么P2P企业根本活不下去。就算这些大难全部躲过,也就成了一个“标本”,投资人经历过那么多教训,还会相信它吗?”

“所谓‘标本’,就是国家就算给P2P备案也是会限制规模,不会让你无限制发展。这样,股东都会想退出。”这位金融业内人士进一步解释道。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10月10日致电网信集团客服中心。接线人员透露,目前公司正在做两项工作,一是成立催收小组,追缴欠款;二是准备兑付方案。“9月19日也曾发布过兑付框架,详细内容可能还要等等。公司告知我们目前正在向政府部门上报部分失信人名单。张振新去世后,集团CEO张利群将主持接下来的工作。”该位客服说。

上海投资者周先生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自2017年开始,他在网信平台上陆续做了几笔投资,此前都顺利兑付了。今年6月底,他在网信平台上投资了累计105万元。7月份传出先锋集团投资兑付逾期消息后,网信集团曾安排过一次与投资人的见面会,表示会尽快出兑付方案。但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兑付的消息。

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披露,截至2019年7月31日,网信集团旗下的P2P平台网信普惠累计借贷余额为1652.78万元,累计出借人数量为375.25万人,目前的项目逾期率为59.48%,金额逾期率为14.17%。投资者更担心的是,随着张振新去世,此前的投资会不会完全打了水漂?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鞠秦仪律师认为,张振新离世,并不意味着这些借款就完全无效了,投资人的权益就完全无着落了。

鞠秦仪指出,张振新遗留下来的个人资产、旗下的一系列借款公司乃至公司领导人员,依然要对于之前的行为承担责任。对于投资者来说,当前最重要的事项在于尽早推动相关部门介入,对于该事项正式进行摸排、定性和协调。能够实现盘活资产良性退出的,主管部门可以指导投资人成立代表小组、协调相关企业和投资人小组进行沟通、制定还款计划并敦促执行,最大限度维护投资者的权益。

“如果主管部门经过初步调查发现确实存在非法集资相关行为无力进行良性退出的,也应当尽快推动警方正式立案,采取对相关资产进行冻结、查封、扣押及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控制等措施以避免损失扩大。 “鞠秦仪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记者获悉,全国各地投资者已经向当地警方提交相关投资证据,期待当地部门的介入调查。

据“网信官微”10月12日发布的信息显示,网信尊享项目,8个项目还款,总金额近1100万元。 网信普惠消费贷项目总计还款近290万元,供应链项目回款104多万元。 此外,集团已成立清收团队开启驻场清收工作第一站。同时,拟增设北京、上海、南京等地方委员会10个,加强清收工作。债转商城进入最后测试阶段,初定于本周正式上线。届时,持有网信尊享标的的投资人、持有网信普惠供应链标的项目的用户,均可在自愿的前提下进行以债换物操作。

受前述事件影响,截至10月10日13点,先锋系在港股的三家上市公司中,中新控股(08207.hk)已经停牌,市值定格在2.78亿港元;弘达金融控股(01822.hk)市值1.36亿港元;市值最高的平安证券集团控股(00231.hk,注:此非中国平安旗下的平安证券)也不过3.25亿港元。三家公司市值合计不足8亿港元。 

编辑 | 张   燕

编审 | 张   伟

文章来源:http://www.ceweekly.cn/2019/1015/270681.shtml